2015年8月24日 星期一

我的馬賽魚湯


參觀朋友的畫室,我問他,一幅畫,是有了主題有了構圖才下筆,還是依當下心情,興至隨 ? 他說,未下筆前一定是心有所想,想表達什麼,可是,常常一下筆,畫的全不是想的。

畫出來的全不是原先腦子裡想的?藝術家灑脫浪漫,跟著感覺走就對了。

我們家先生喜歡做木工,我也問他,開工之前要不要先有設計圖 ?

他回答,邊做邊想才能樂在其中。

藝術家創作的泉源全靠著靈光乍現,一氣呵成,靈感來了,自然水到渠成,擋都擋不住。

週末,想做馬賽魚湯,先把冰庫裡的魚頭魚尾七八塊,外加兩塊雞胸骨,丟進大鍋裡熬煮,太冷門的調味料家裡沒有,化繁為簡,只用了一顆洋蔥半包吃剩的小蕃茄幾片生薑,紅蘿蔔馬鈴薯通通加進來,清冰箱的概念就對了。



大約一個鐘頭,嚐一下,出味了,過濾取湯,放在一個大小適中的湯鍋裡,加入番紅花,少許鹽調味。這時放入鮮魚一整條,為保肉質鮮嫩,五分鐘即起,盛放盤中。

買到的這條是國光魚,石狗公的親戚,鮋魚科,地中海魚種,法國馬賽魚湯的主角之一。



剔去魚骨魚刺,分裝在湯碗內。



湯鍋還在火爐上,煮沸,加入生蛤,蛤遇熱開口就表示熟了,熄火。舀一大瓢蛤蠣魚湯,徐徐倒入湯盤。(據說正宗的馬賽魚湯是沒有貝殼類的,做給家人吃,不必太拘泥於形式,蛤蠣能增加魚湯鮮美,大家又喜歡,就加了!)




謝謝E送的番紅花,這個號稱價比黃金的香料往往是驅使我下廚的動力。它的香氣有山楂的酸香,有一點中藥材的神祕氣味,當然,幽微婉約得多,朦朧曖昧,難以用文字形容。如果你不認識它,你一定會錯過它,一旦你嚐過它,便會不由自主的迷戀它。我曾經三番兩次為了確認它的氣味,打開瓶蓋湊近瓶口,對著滿滿的番紅花深深呼吸,尊貴香料到底是什麼氣味 ? 女兒在一旁覺得好笑,冷冷說了一句," 番紅花就番紅花的味道嘛!" 



比起正宗馬賽魚湯,我的魚湯橙黃透明稍嫌清淡,不過滋味鮮美賣相不差配上西班牙海鮮飯,這頓週末午餐,非常番紅花,我很滿意。




做菜最重食材,食材新鮮,步驟手法彈性增減,美味不減。

直覺判斷,靠經取捨,進廚房不需要靈感,還好。


4 則留言 :

林雪香 提到...

憑直覺判斷,靠經驗取捨,進廚房不需要靈感,還好。


這句話,可苦了,難得進廚房的我。沒有經驗~哪來靈感?

Doris 提到...

是啊! 靈感不會憑空飛來,
靈感來自多年的成功或失敗的經驗累積,
就像雪香的文學素養,來自不斷的閱讀與筆耕,
我也嚮往雪香下筆有如神助的境界。^^



林雪香 提到...

謝謝美言,Doris的經驗帶來的智慧,令人折服喔!

Doris 提到...

謝謝雪香,一點點廚娘的經驗談而已啦! ^^